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P2P洗牌前夜的3条阵线纠葛监管创新风险

发布时间:2020-03-10 10:57:34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P2P10大监管原则

很难用爆发之年来定义P2P的2014年,不管平台数量还是成交范围,P2P的爆发从2013年延续至今,看似远未结束。根据网贷之家数据,2014年平台数量预计增加至1600家,成交总量约2500亿元,分别比2013年增长136%和100%。

但这确是一个游戏规则成型的年份:确立以银监会为主导的监管方向,划出红线与原则;东方创投案与贷帮事件接受司法检验;第三方托管架设的去资金池账户体系成为普遍接受的防违规手段。

在业务层面,P2P逐渐在初期小微融资的基础上,发展出垒大户、对接各类资产等形态。票据、保理、融资租赁资产开始通过P2P平台获得流动性,乃至借助质押融资等外衣,部份平台开始将信托受益权实质上转让给小额投资人。P2P变得愈来愈像所谓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被各类金融机构奇妙利用。

监管、创新与风险,是P2P这一年相互缠绕、互为影响的3大阵线。随着平台数量猛增,资金端获客本钱高企、资产端优良借款人难寻的问题加重,跑路事件显著增多,年末堆积的兑付压力空前巨大。我们尚难判断P2P的饱和点在哪里,但行业正迅速向之趋近。

监管:框架初步成型

虽然很早就遭到高层关注,P2P至今还没有遭到实质监管,仅从原则上明确了方向。

2014年4月,国家正式明确P2P监管由银监会主导,随后银监会高层提出了4条监管红线:明确平台的中介性质;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不得弄资金池;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9月,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进一步明确P2P的10大监管原则,在前述红线基础上,新增落实实名制、设立行业门坎、资金由第三方托管、不许诺本息、不自保自融、展开外部审计和坚持小额化、支持个人和小微企业6项要求。

未来这将带给P2P行业两大变化:业务向合规方向转型,回归中介性质,主要表现为去担保和接入第三方托管。

部份平台如红岭创投,将本金担保逐渐置换为风险准备金赔付,或如陆金所、宜信等,引入财产保险公司的履约保险来为P2P借贷增信。

第三方托管亦逐步成为行业普遍选择。投资者和借款人资金来往由托管方实现(设立实名的二级虚拟子账户),避免平台过手资金,可以避免构成资金池乃至平台卷款跑路。目前P2P业务账户托管主要由第三方支付公司展开,很多银行如平安亦瞄准这块市场,但还没有成行案例。

到年底,汇付天下接入的P2P平台约500家,市场份额大概占半壁江山。汇付数据互联网金融部总经理钟红波对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说,2000多家平台唯一40%左右通过第三方支付做真正的托管,另外60%差不多都走资金池模式。此处资金池模式主要指资金聚集到平台控制之下的账户,再发放出去,至于是不是存在假标或期限错配只有平台清楚。

第二个变化是大量资本进场圈地。至年末,行业有近30家P2P宣布取得超30亿元投资,积木盒子、拍拍贷、有益网均称获千万美元量级投入,还有更多资金在寻觅标的。很多风投机构在布局互联网金融,P2P、网络征信、第三方支付都会涉足。深圳瑞业资产管理公司开创合伙人柏鑫对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说。

业务创新:类银行还是类OTC?

2014年的P2P业务,渐渐不再是字面意义的个人对个人借贷,其业务创新出现多种模式。一种是转向类银行的大单融资,零散资金集合投入数百万乃至千万量级的放贷;一种是转向类资产交易平台的证券化模式,将融资租赁、票据等资产进行份额化转让。

红岭创投是前者的代表。其董事长周世平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采访时表示,2014年业务量冲刺100亿,大单融资将占80%。

为此,红岭创投引入由原平安银行风控官为首的团队,对公司上下进行银行业务培训,并在各地成立分公司,承接千万量级的大单。

实际上,更多的大单融资通过类似有益网模式完成,即P2P平台与小贷、担保、融资租赁合作获得融资客户,实际完成的单笔融资额常常高于传统意义的小微贷款,有浓厚的个人对企业借贷性质。

大单融资带来大宗风险,两个事件震动2014年的P2P行业。

8月底,广州金山联纸业老板郝艺远失联,触及银行贷款7.8亿,因货物重复质押而成坏账,红岭创投亦有1亿涉险,不能不动用自有资金先行偿付投资者。

彼时红岭一面招徕投资者入股补充资金,一面积极调停,欲在债权重组中取得郝艺远旗下浆纸交易所股分。但据最新工商资料,红岭还没有出现在交易所股东名单上。

11月,贷帮网、人人聚财齐因合作伙伴前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挪用资金,分别产生1280万元、1290万元逾期。人人聚财以自有资金垫付,贷帮网因谢绝兑付而引发极大争议。

事实上,贷帮、人人聚财涉事模式既有大单融资性质,又有资产转让OTC的影子,投资者所拿到的是融资租赁资产债权,而非资金直接放贷。犹如各地近些年兴起的股权/金融资产交易中心,P2P借助互联网将资产或其收益权拆分转让,票据、保理乃至信贷资产均现身其中。

此前,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亦表示,要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角度来了解互联网金融。

从起步于个人、小微企业放贷,到普遍转向大单融资、资产转让,P2P的角色定位在面对生存或逐利时产生漂移,但这未必是监管层乐见的。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明确提出P2P坚持小额化的定位,副主任李志磊亦在公然场合表示不认同把网站搞成金融产品的交易所。

风险:蓝海变红的烦恼

从一个角度看,P2P的成长远未结束:2014年预期的2500亿元成交总量,放在金融大格局中仍是可疏忽的零头;平均每天诞生两家新平台的脚步仿佛一直未放缓。但另一个角度看,最少在一线城市,阶段性饱和已袭来。

去年只要手里有两三千万,还可以建个平台。今年就没那末简单了。深圳地标金融总经理刘侠风给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算了笔账:去年招一个技术总监,月薪一万五至两万,今年已跳到月薪3万元+2%股分,北京一家平台员工60人,一个月人力本钱到达500万;去年年中通过地铁报推行,获客本钱是20元至30元,如今已上百元,加上百度竞价等开支,部份平台的获客本钱乃至到达200元。

现在创业做P2P,风口已过去了。刘侠风说。

资金端获客难,资产端亦如此。传统做小微贷款的竞争已趋白热化,最引入注视的事件是12月17日晨,三名宜信武汉分公司的业务员在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营业管理部门前与平安员工争抢客户,继而产生械斗,终致一死两伤。

找借款人有几种方法,最普通的是潜进小区或专业市场发传单,升级版是在人民银行门口找打印个人征信报告的客户,他们一定有贷款需求。宜信深圳1名员工对记者说,由于竞争剧烈,深圳市场的贷款收益已被压得极低。

蓝海变红是部份平台转做大单融资、资产转让的直接动因。但离开小微信贷市场后,P2P平台面临的环境一样凶险。

红岭创投引入银行团队,业务流程力求严谨,仍然在广州纸业贷款上马失前蹄,未能辨认纸品重复质押骗局,酿成P2P史上最大单笔坏账。贷帮事件更令局外人愕然,作为业内公认的老牌成熟平台,竟凭仗款人一纸传真,就将千万巨款划至非合同约定的另一个收款账户,主动褪去了法律保护。这1错误,也是投资者要求其垫付坏账的最大理由。

不管内部管理还是风险辨认能力,多数P2P平台还没有显示与行业膨胀匹配的成长速度;很多业内人士预计,2015年将是监管、业务、风险3大主线的会合期,监管细则与门坎出炉、业务创新边界划定,现时高悬的兑付风险亦将渐次爆发,新一轮洗牌近在眼前。

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省分公司

珠海市蜜蜂科技有限公司

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