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圳老民警枪杀领导后再自杀真相头七画面组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3:47:33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深圳老民警枪杀领导后再自杀真相:头七画面(组图)

死者家属

死者家属

死者家属

死者家属

在枪击事件中死亡的罗湖公交派出所副所长杨旭生前工作照,年轻、阳光、帅气。杨旭28岁,一个月前竞聘担任该所副所长,踌躇满志。

这是一宗罕见的两警涉枪血案,却也是一个难以厘清行凶者和被害者的悲剧:民警吴乾春扣动扳机、了结领导及自己性命之前,副所长杨旭曾将刀插入其腹部。怎样的恨才会如此以死相拼?但引发两警同室操戈的直接原因,只是一个未及时做出的信访回复。

为压制抬头的发案率,深圳警方发起“秋季攻势“严打行动,全警上路、破案率都有指标要求。其间上级部门将一宗公交手机失窃的信访投诉转交罗湖公交派出所,案件虽然很快告破,但因未及时回复投诉人,杨旭当晚以领导身份训斥吴乾春。据南都了解,当时吴已四天未入家门。

杨旭,28岁,一个月前竞聘担任该所副所长,踌躇满志;吴乾春,54岁,再过六年即可退休的基层老民警。他们的死,不单是两个家庭之痛,也是留给正试图让城市更安全的警队的血色印记。

副所长孩子方半岁

9月18日深夜,在“9?13”血案中离世的杨旭的母亲和妻子,瘫坐在地,更多由内蒙古、河南等地赶来的家属,围在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政委梁伟利四周讨说法,这天是杨旭和吴乾春的头七。

事发后,杨旭夫妻双方的家属,均从外地赶到深圳,10多名家属被暂时安置在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附近的商务酒店,分局政委梁伟利代表警方负责安抚。

原本意气风发的副所长,在办公室血案中黯然离世,杨旭妈妈抱住梁伟利的腿,嚎啕大哭。杨旭的妻子张萍(化名)一度瘫倒在地,后又哭泣称,“你留下孤儿寡母,谁来保护我们?” 六个多月前,在某航空公司做空姐的张萍刚刚生完孩子。由于家属情绪非常激动,警方特意安排急救医生到酒店驻守。

上任月余仅回家几天

9月19日凌晨时分,家属们聚集在酒店大堂,头扎白色孝布,拉起白色横幅,称杨旭死得太冤。一直在苦等消息的家属,希望警方尽快公布调查结果,让死者安息。事实上,一个由深圳市公安局组成的专案组正在展开调查,省公安厅也派员指导办案。

杨旭的家属称,在8月初走马上任罗湖公交派出所副所长之后,杨旭一直很忙,几名家属称其上任的一个多月里,只回家了几天。事发当日下午五六点钟左右,杨旭还打电话回家,说晚上要回家。谁知道,杨旭已永远无法回家。

与杨旭家属相比,吴乾春的家属却一直保持低调,知情人透露说,其与妻子育有一女。女儿尚在深圳念大学,警方也派人安抚其家属。

两个家庭截然不同的反应,或许与案情有关:案发现场只有一支属于吴乾春的配枪,而两人都因头部致命枪伤死亡。现场证据和一般分析都指向吴持枪先杀上司,而后畏罪自杀,即杨为被害者,吴为行凶者。而现场留下的带血弯刀和吴身上的刀伤,或许只是吴开枪自杀前,试探性自杀动作所留下的伤痕。

刀刺吴乾春并拿电警棍

但正是这把带血弯刀,令这宗案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案发后,大批警察赶往现场取证调查,弯刀由谁持有,以及吴乾春腹部刀伤由谁刺出,都是重组该案的重要部分。

9月18日深夜,在杨旭家属的苦苦逼问之下,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政委梁伟利公布了专案组的初步调查情况,南都记者在现场目击了这一幕。

梁伟利当晚的措辞颇为谨慎:出事的两名民警,都是优秀的民警。事发之后警方对此案一直保持关注,早些时候,他从专案组获取了案件的初步调查结论,因此代为向家属转达。

梁伟利援引专案组的初步调查称,案发当晚,两人因工作关系发生矛盾,杨旭持刀刺向吴乾春,后又拿出电警棍,其间吴乾春开枪打死上司,随后自杀。他也颇为肯定地说,案发当晚是杨旭先持刀刺向吴乾春,吴其后扣动扳机打死杨旭。

警方:多重证据支撑结论

对于梁伟利转达的初步调查结果,杨旭家人当即表示无法接受。因为在此案中,两名死者在案件中是何种角色,将直接影响到案件的定性,以及身后名誉和后续赔偿。梁伟利当晚向家属通报情况时强调称,此案最先是由杨旭动了刀伤了人,对于吴乾春的自杀,他则描述为,“畏罪自杀”。

在通报现场,杨旭的家属对通报结果发出质疑。一名家属称,既然定性是杨旭是先动刀,那吴乾春就是正当防卫了,为何还要称畏罪自杀。梁伟利表示,即便是正当防卫,可能也存在防卫过当的情况。梁伟利称,专案组将会接待家属,将相关证据提供给家属,对家属们提出的疑问也会一一解答。

梁伟利表示,做出这一结论前,警方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警方在现场提取了**扳机上的指纹,对弹头上残留的死者D N A也进行了检验,并精确计算了开枪时两人之间的距离等。

案发经过

杨先拔刀?吴先举枪?仍未确认

一名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都记者详细描述了案发经过,据其称,两人在房间内共处的时间大约为20分钟,案发时并没有第三人在场。

两人因为工作矛盾,最终发生激烈争吵。副所长杨旭的抽屉里放了一把弯刀,目前已有证人证实这把弯刀是杨旭所有。尸检证据显示,在杨旭的右手虎口处,留有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伤痕,该伤痕符合他握刀姿势产生的伤痕。

南都记者获悉,吴乾春的右手肘关节处与腹部均有刀伤,尤其是腹部有两道直插进入的伤口。但这名人士表示,杨旭只捅了一刀,刀先是刺到吴乾春的右手肘关节,吴乾春用手去抓刀,刀锋再往前,直中其腹部。

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都记者还原了两人互搏的细节:杨旭抄起抽屉中的弯刀直刺过去,造成吴的右臂伤痕,但弯刀继续刺向吴的腹部,在此过程中,吴已经右手持枪半举,且已上膛,见刀刺来,一度用手握枪格挡。但至于一瞬间是杨先拔刀还是吴先举枪,记者仍未确认。

此后弯刀留在吴的身上,当杨旭试图转身拿电警棍时,吴开枪射击,击中杨旭太阳穴,吴乾春上前查看杨旭,发现杨旭死亡后,随后开枪自杀。据了解,血案现场只开了两枪,均由吴击发。

两警并无私怨 疑工作误会酿悲剧

吴乾春值班时签收信访函,后被杨旭批评回复超期,或由此起争执

54岁的吴乾春举枪射向28岁的杨旭后,随即举枪饮弹自尽。两人共事不长,生活也并无交集,案发当天,一个负责破案,一个只负责坐班,有何深仇大恨竟要动刀动枪?据内部人士透露,两人之前并无矛盾,初始的纠纷是由一桩非常简单的信访事件而起。

值班时签收投诉函

28岁的杨旭,2006年从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后加入深圳警队,在职期间还攻读了研究生。今年7月他通过内部竞聘提拔为副科长,8月初前往罗湖公交派出所任副所长一职。54岁的老民警吴乾春,在公交公安系统内工作已经多年,6年后方可顺利退休。

在案发当晚,杨旭以值班领导身份在派出所值守,吴乾春在接警台处值班,并不负责出警。内部人士向南都记者证实,事发当天上午,在杨旭的带领下,所里打掉了一个扒窃团伙,当日下午5时许,杨旭将嫌疑人送看守所后返回所里继续值班。

根据常规推断,两名民警虽然有上下级关系,但杨旭刚刚到任一个多月时间,两人共事不长。案发当天,一个负责破案,一个只负责坐班,有何深仇大恨竟要动刀动枪?

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都透露,两人矛盾由一桩非常简单的信访事件而起。据悉,此前有一市民在公交车上丢失手机,报警之后,对民警的接警态度有意见,因此向警方投诉信访此事。

公交分局接到这一投诉后,下发了函件到辖区的罗湖公交派出所,这一函件由值班的吴乾春签收,但吴乾春既非被投诉人,也不负责处理此事,仅因为值班的关系签收了函件。

回复超期招致批评

由于该宗投诉涉及到案件部分,而副所长杨旭分管案件侦破,因此由杨旭负责处理这一投诉。接到投诉后,杨旭也安排人跟进此事,并成功将投诉人的手机追回。到此,信访事件差不多已圆满解决,但根据程序,警方需要在规定的期限内向投诉人作出回复。

这名人士表示,按照责任划分,杨旭需要安排人去作回复,但是杨旭可能误以为,此函件由吴乾春签收,就应该由他去回复。事发当天,距离回复的最后日期已经超期两天,杨旭可能将超期的责任记在吴乾春的头上,将吴乾春叫到办公室进行训斥,吴乾春很可能不服批评,两人此后发生争吵、冲突,最终导致血案发生。

南都记者此前曾从进入现场的急救医生处获悉,事发后,民警吴乾春的身下压着一沓文件,并沾染血迹。这名人士向南都记者证实,这一沓文件正是事关这一信访案件。

据了解,专案组排查了多种情况确定两人并无私人恩怨,是因为此事引发的矛盾。但是如同着火一样,各种条件具备,一下子就爆了。

警察升职渠道狭窄

“不管原因是什么,现在死的都是我们的战友,这让大家非常心痛,心理上受到打击。”

深圳警方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则说,他从警20余年,这件事情看似偶然,但可能也有其必然诱因。一线警察普遍存在两个心理压力:一为工作压力超大,二为晋升渠道狭窄,而回归到该起悲剧,这两重诱因都可在两人争执间找到痕迹。

来自深圳警队一线的观点称,晋升空间狭窄是基层民警的最大烦恼之一,很多从专业院校毕业10年的民警都无法晋升。

罗湖公交派出所的一宋姓警官称,80后年轻仔杨旭和50后老警察吴乾春本没有什么交集,杨旭用了6年时间当上副科级实职领导。但吴乾春从警27年,虽早已享受正科级待遇,但一直没有实职,根据深圳警方晋升序列规定,37岁还没有实职的警员,以后只能走警员序列,可能会享受副科、正科或者副处待遇,但基本没机会获得实职任命。

自贡大件货运物流公司

南充物流公司

成都到白城物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