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程实美国经济复苏乏力新兴市场风险在加大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4:34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程实:美国经济复苏乏力 新兴市场风险在加大

标普下调美债已经过去好几周了,各国资本市场也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但是这场危机究竟只是造成了短暂的影响还是会在未来深刻的影响到世界经济的格局,如何判断未来两年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走势,对于新兴市场来说,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在什么地方?这些问题困惑着很多投资者,本期栏目专访了长期关注世界经济的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分析师程实博士。  程实认为,美债在中短期来说,违约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美国的核心国地位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美债仍将是世界上较为优质的投资品种,标普调降美债的实质影响并不大。在短期内,美联储将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经济也很难会有起色,弱势美元的格局将继续维持下去,这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会加大。由于欧债问题解决的长期性和美国经济长期的疲软,世界经济仍处于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中,黄金作为避险的工具仍将受到偏爱,新兴市场必须注意到自身的风险,未来新兴市场的危机正在逐步的加大。  东方财富网:美债降级所带来的市场影响,短期来看是市场的动荡和心理的恐慌,但中长期的影响会是什么样的?  程实:美债所带来的市场变化大家也看到了,先是一个比较大的市场跌幅,这是在最近30多年来能排进前十的一个单日跌幅——6.66%,后来又有几个大幅度的反复震荡。虽然标普一直标榜自己是很有独立性的,但在我们看来有点跳梁小丑的味道。评级下调是发生在债务上限调升的背景下,在2013年年底之前,美国国债的技术性违约的概率已经为零。而且标普调降美国国债的过程也是非常戏剧性的,标普在下调评级之前准备了一个新闻稿,前期的一个理由是一个算错了的核心的数据,当它把这个新闻稿知会给美国主要政府部门的时候,这个数据被发现是错误的。标普就换了另外一个理由,从政治纠葛的角度来做降级的核心理由。  标普的这次调降美国国债评级的影响应该只是停留在一个短期,另外,这个影响很难辐射到实体经济的领域。而且在标普调降后,美国的的中期国债的发行收益率是下降的。这说明,市场仍然看好美国国债。因为一般来讲,债券评级下调后,债券发行难度会加大,债券收益率就会上升。从日本等国的经验来看,3A到2A的调降一般会使得中长期的债券收益率上升50个基点左右。但标普的这次调降并没有影响到美国的债券发行,收益率反倒下滑了。抛开心理层面,这次事件的实质性的影响还是有限的。而且,业内对评级公司中的穆迪更为看重,尽管目前穆迪和惠誉对美国国债的前景展望都是负面的,但是依旧维持3A评级。因此,情绪的波动远大于实质的波动。  尽管调降本身的实质影响不大,但还是有如下几点影响:第一,美国国债中长期收益率还是会上升的,这是难以避免的,我估计大概会上升25-50个基点。中期收益率的上升对一个国家来说不是好事,一般来讲,按照之前的研究来看,一个国家的国债收益率上升50个基点,其长期增长水平将会下降0.5%左右。第二,标普的调降对美国其他的一些金融机构的影响也会很大,比如两房和美国的保险公司评级。对美国的整体金融体系的信用的影响还是具有一定程度的影响的,毕竟大型的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业受到的影响还是有限的。  美国债务的问题是一个老问题,美国的债务问题实质上是一个不断滚雪球、借新还旧的过程。但这个滚雪球的游戏玩的一直非常好,可以讲这个游戏美国如果玩不好,对全球的冲击将非常严重。因此,尽管美国的债务让人非常担忧,但是其崩溃性的结果在最近几年是看不见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与希腊等国相比,美国主权的CDS一直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市场一直很担忧美国的债务,但一直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但是美国现在债务问题日益引人关注,主要是债务货币化的问题。我们知道,解决债务最好的办法就是发行货币,在全球范围内征收一笔通货膨胀税,将其债务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分摊,这个是让大家非常担心的。所以美元在未来的贬值就很让人担心。但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即使股市有这么大的波动,现在美元指数一直保持在74点左右,没有明显的变化,也没有明显的下跌。美元的贬值和债务问题的解决对于其出口是很有好处的,美国一直有这样一种弱势美元的倾向的。但是从当前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债务问题来讲,弱势美元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但是弱势美元并不是一个无悬念的下跌。而且,当前的美元已经是处于一个非常明显的低位了。当前的74点离71点已经没有多少距离了。71点是在次贷危机中造成的,因此,按照目前的状况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比较弱的位置了,这对债务问题的解决不是坏事。而且美元的下跌也不是无抵挡的,各国政府也都会进行干预,比如说,日本已经开始出手干预了。债务问题对于美国来讲,一直都没有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但是也一直没有形成一个大的破坏性的危机,这是目前我们世界经济格局和国际货币体系格局的一个必然结果,因为美国的核心地位一直是没有任何改变,虽然有过动摇,但没有改变。因此,就近期来讲,美国债务的可持续性是毫无问题的,不会产生崩塌性的结果。当然,在解决债务危机的过程中,还是会有一些短期性的问题产生,对全球的主要国家来说,会有很多的挑战。  东方财富网:美债一向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优质的投资品种,你认为是否是因为避险和对优质资产的偏好托住了美债的价格,防止利率的上扬?  程实:从长期的角度来看,美债是与美国的国力相关的,除了美债之外,其他的大部分投资品种都并不好,无论是股票还是其他一些国家的国债都比美债要差。从当前的角度来讲,很多投资品种具有很大的风险性,比如欧债的风险性就显而易见。黄金的价格已经上了1800,这个尽管不能完全说是一个泡沫化的产物,也至少是一个需求恐慌的产物了。黄金的储备相对外汇储备来讲,可调升的量是非常小的,因为全球的黄金就那么多。而且黄金的价格已经反映了大家对他的价格的需求。就这种地步和尴尬的局面,就导致了我们对美债不那么看空的原因。  东方财富网:有些人认为黄金的泡沫化已经很严重了,你怎么看待这次黄金的猛涨,除了避险情绪的影响,是否还有其他的因素?  程实:对于任何一个大宗商品来说,其上涨和下跌永远只是一个导火索。这一轮上涨的推动力来自市场的投机力量,他们利用了市场上真实的需求。我们对黄金的需求再大,也不可能推动黄金到达目前这样一个价格,投机性的力量放大了真是的需求。我们可以把黄金和其他的大宗商品做一比较。黄金和黑金(石油)比,黄金涨这么多,黑金跌那么多,这种对比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两者经常同步变化,目前的背离那么严重,最大的原因就是市场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悲观。石油的工业用途决定了其与实体经济的联系比较紧密,黄金单纯的避险需求比石油要多得多,两者都是受美元的影响。这表明了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风险还是非常大的,至少从最近的一段时间来看是非常明显的。这也是大家为什么担心二次探底的原因。  东方财富网:你怎么看待伯南克将联邦基准利率维持在一个低位的做法,美联储在未来两年会有什么样的政策出台?  程实:维持低利率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一个政策。今年上半年的时候,大家一致觉得美联储今年会加息,我当时就认为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将至少维持到2012年,因为美国的复苏态势并不明显,而且二季度美国的经济增长非常糟糕。二季度美国消费下滑比较厉害,而消费在美国经济中的占比很大,核心增长引擎的乏力和失业率始终徘徊在高位制约了美国经济发展。另外,美国的政策对经济发展形成了一个拖累。货币刺激相当于一个兴奋剂,在短期内的效果很好,2009-2010年,美国经济表现超预期,但是兴奋剂打完后,有空虚感和乏力感,这就会对实体经济产生损伤,这种损伤在今年上半年非常明显的显现出来了。上半年美国政策对经济的拖累达到了1.25%个百分点以上,这是非常令人尴尬的事情。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美国的货币政策很难真正转移到紧缩上来。美国和欧洲与新兴市场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通胀的压力比较小。新兴市场的通胀大都在5%以上,现在美国3%左右的通胀是较为正常的,如果低于2%则很有可能形成通缩。这就赋予了美联储放松货币的条件,保证其维持低利率的政策成本比较小。美联储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的标志是在会议纪要中不仅要维持极低的利率水平,还要加上在较长时间内维持庞大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不削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就说明美联储不会在短期内开始其紧缩的步伐。第二句话迟早还是要讲的,那就意味着美国的新一轮刺激计划就要开始了。  东方财富网:未来两年美国是否会有大规模通胀的可能性来改变伯南克的这一政策?  程实:我觉得美国未来通胀的可能性非常低,其风险目前在增长方面。通胀的成因从货币角度来说是货币超发,从实体经济角度来说是需求推动或者成本推动的产物。从货币角度来看,美联储搞了这么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都没有引起通胀,其通胀压力有向外分散的渠道,毕竟美元是一种世界货币。美联储即使保持宽松货币,对通胀的压力并不会很大。另外,从成本推动的角度来看,油价现在已经下来了,因此推动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也不存在了。第三,产出缺口,即增长应该到达的一个水平的缺口。美国的产能和资源的利用都还有很大的空间,这是对通胀最本质的制约。因此,从通胀的各个角度来看,美国通胀的压力都不是很大。欧元区的通胀压力也不是很大,但欧洲央行是通胀厌恶型的机构,因此有过两次加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货币政策比美国要紧很多的原因,因为我们不能指望美国来紧缩货币。  东方财富网:你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在未来两年的发展态势会是什么样的,是否始终会维持在低位?  程实:美国经济的均衡增长率应该在3%左右,但是受次贷危机的影响,美国的增长水平肯定会下降。次贷危机之所以是百年难遇的,主要在于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模式有很大的影响。现在维持在2%左右的水平对美国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从当前市场的感觉来说,大家非常担心美国经济的衰退的可能性。从7月来看,美国经济下半年优于上半年。美国经济的韧性还是很好的,市场化程度最高,科技水平最高,抗压性最强。美国经济的复苏力度在减弱,衰退的可能性在上升,但其离衰退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东方财富网:有人认为美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可能会面临滞涨,你怎么看待这一分析?  程实: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很难排除未来会发生什么突然的状况,比如油价猛涨。但是从一个较为基准的角度看,美国的滞涨的可能性不会太大,美国经济中滞的风险一直大于涨的风险。70、80年代的两次滞涨都是由于供给方的涨价多引起的,从目前的角度来看,供给冲击卷土重来的可能性不是非常之大,但是滞涨风险终究是有的,关键是看美联储是否能用一个较小的通胀成本制造一个较好的经济增长态势。滞的风险目前还是摆在第一位的,两者一起出现的可能性不是那么大。  东方财富网:现在大家对欧债还是非常担心的,你怎么看待欧债危机未来的走势,欧债危机是否最终会引发欧元的危机?  程实:欧债的问题比美债的问题大的多,复杂的多,而且现在内部协调的难度也是非常大。我个人的整体感觉是欧元区的制度风险不会太大,从欧元区的统一货币区的角度来看,问题不是很大。因为欧元区要是往后退一步所带来的风险比欧债的风险要大很多。只要体制性危机不爆发,欧债的危机永远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之中。欧元区的核心国是德国和法国,德国是最稳定的,但最近在经济增长方面的表现也不是很好。欧债危机的弥漫的态势还是很让人担忧的,目前的解决方案还没有一个很让人信服的。解决方式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内部结构调整和内部消化的过程。欧洲的状态一时半会不会好起来,但爆发体制性的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东方财富网:你认为未来世界经济的格局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程实:世界经济格局肯定是朝向多极化的方向发展。新兴市场的份额、发展态势和影响力都在一个持续的提升过程中,这是大势所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核心地位不是短期内可以改变的。IMF对美国GDP在全球经济的占比将从当前的20%左右发展到2015年的15-16%左右,虽然在全球的占比下降,但独大的地位还是不会改变的。发达市场不会立刻退出历史舞台。发达国家对全球市场和金融市场的支配力在短期内也不会因为新兴市场的实力的上升而有所改变。第二,未来的世界经济格局是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的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有时候是发达市场的问题多一些,有时候是新兴市场问题多一些。发达市场的韧性是有优势的,在长期内的影响是很大的。新兴市场的危机是很大的,全球经济发展到今天,新兴市场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新兴市场未来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因为新兴市场本身有一个潜在的不确定性,增长过程中有内伤。  新兴市场的内部不确定性主要表现在,第一,外债的依赖性很强。第二,出口的依赖很大,第三,对资源的透支很大,第四,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很强,第五,结构的不平衡性很大。新兴市场在1997年后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危机。但是就世界银行在最近十多年一直谈论的有关危机的可能性都一一兑现了,就新兴市场的危机还没出现。因此,如果一件事情无法永远持续,必将在某一时刻停止。新兴市场的增长的态势,从目前来看,有一个自然减速的过程。但在这一过程中,很多风险也会爆发出来。因此,尽管现在的表现很好,对新兴市场也不能放松注意。  跨境资本的频繁流动一直是新兴市场大幅震荡的源泉所在,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动受到诸多要素的制约。从当前的角度来看,新兴市场正处于一个挺危险的关口,资本流动的高峰期,未来有一个出的危险,会伴随着一个剧烈的波动。  另外,不能将现在的危机当作是一个独立的危机,过去发生的危机是没有彻底终结的,危机有很多种,之前的危机是银行业的危机,是一个微观信用的缺失,这需要政府信用填补微观信用危机,但这导致了政府的债务危机,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一种必然。信用从微观向宏观的演化后,下一步是货币危机,也就是美元以及全球货币市场的混乱,以货币战的形式出现。这是逻辑推演的一种可能。  人民币是对内贬值,对外也贬值。今年以来,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实际有效汇率是与美元一起在跌的。从有效汇率的角度来看,人民币跟随美元的态势还是非常明显的,美元有向下的可能性,这给中国带来的风险是人民币的有效汇率也将进一步贬值。虽然说这对出口有利,但对中国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小的,人民币的外部承压会越来越大,也不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现在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也日益增强。  程实:经济学博士,现任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分析师,主要研究领域为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