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果我是韩正上海新媒体发展的路径选择

发布时间:2020-07-21 10:08:38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韩正出招,快、准、狠。几乎是一夜之间,坊传的上海报业集团就成了事实;接下来的大小文广整合、黎瑞刚胡舒立的会盟,招招直奔要穴;新闻晚报关张,更是让上海传媒界深切感受到“动真格的了”。据说,韩正2013年年中就曾在宣传口一次会议上提问,“上海为什么没有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一问,充分表露了韩正对上海传媒、传播行业整体定位的勃勃雄心。既然指望不上媒体集团自下而上从市场拼杀中崛起,2013年年末的这一系列动作,无不传达出强烈的信号——韩正几乎是亲自、直接操刀布局上海的新媒体战略了。

上海的做法,几乎不走样地折射出执政党关于新媒体的思考和要求。简而言之,就是在网络传播时代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掌控性。其内涵包括了事业的,和产业的。

从整个互联网传播对传统媒体的影响来看,当下世界范围内——

有没有成功转型为新媒体的传统报业?

“The Daily”的新媒体收费模式是否具备可行性及可复制性?

《赫芬顿邮报》是否实现了互动时代的自媒体独霸之梦?

Facebook之类的社交网站是否能一网打尽包括信息获取等方面的用户需求?

微博、微信是否代表了移动互联网信息传播的终极模式?

以上问题的答案貌似都是否定的。

纵观耳熟能详的网络巨头们,赚钱的都是有影响的,有影响的未必赚钱。好玩的是,即便是赚钱的,基本也都是赚的资本市场的钱,而不是消费者的钱。至于通过内容、尤其是新闻信息类内容的产销实现收支平衡的,到目前仍无先例。

所以,传统媒体的新媒体转型,单纯考量扩大市场份额(直接实现销售、抢占广告市场)是远远不够的。报业集团合并也好,大小文广整合也罢,如果只是抱着“办一个网站、搞几个APP、拉一点流量”的思路,那仍是秉持了传统媒体的思路,是无法实现上海高层在新媒体领域的战略目标的。

报业、电视和互联网新媒体之间,不仅仅是生产方式和传播方式的简单区别,实质上是基因和理念上的巨大差异。互联网的事,还是要交给互联网。“外行管内行”是一条走不通的老路。如果要补充一句的话,资本市场的事,还是交给资本市场。只要能掌控,股本结构多元化,在政策上和理论上,已经不是问题。

韩正多次提到,上海新媒体战略要解决的问题,一是新媒体发展,二是传统媒体转型。以笔者的理解,就是说,上海要打造一个市委能够控制的,具有相当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新媒体;同时要彻底解决报业集团、广播电台未来生存发展出路的问题。

报业浮亏严重,这是表面现象,根本原因是上海的新媒体做不起来。也就是说,解决好新媒体发展问题,传统媒体的转型自然就有了方向和样板。所以如果我是韩正,既然下定决心要破新媒体的题,首先是树立目标,盘整资源,确定切入口。

先看看韩正手里有哪些牌。就具备新闻宣传职能的业务来说,有上海报业集团(三张正局级报纸:解放、文汇和新民,一个上市公司新华传媒,和若干都市报);有大小文广(一个局级广播电视台上海广播电视台,两家上市公司东方明珠和百视通);还有东方网(正局级新闻网站)。

再看看有哪些可选路径。第一条是主要依靠传统基因占主导的报业集团和广播电视集团,促其自力更生,摸石头过河谋求新媒体转型;第二条是主要依靠互联网基因占主导的东方网,嫁接整合其他媒体资源,促其发展成为一流的新媒体集团;第三条是主要依靠资本市场运作,由市委的投资平台出面,花重金收购成熟的市场化新媒体公司,并以资本的力量实现掌控性。

第一条路径貌似一劳永逸,实则前途难测。首先是没有成功的先例可以效仿,试错成本高;其次是时不我待,没有太多试错时间了;第三是老牌的传统媒体转型新媒体,体制、人才、思维、经验等核心问题,解决起来既难,也潜在一定的政治上、安定上的风险。如果我是韩正,一定不会把最大的期望押在这里。

第二条路径有点像“吹气球”,在可操作性上具有较大便利性。首先做大做强东方网是多位前政治局常委提出的要求,政治正确;其次东方网是上海市委市政府投入建设的,掌控性不存在任何问题,而且多年的投入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地方新闻网站中,东方网是唯一进入互联网百强的,而且是连续两年;第三是在上海的主流媒体中,东方网的 “互联网基因”相对最多,欠缺的只是对上海现有媒体资源的协调整合能力,及市场化竞争方面大投入、大手笔的胆魄,而这恰恰是在上级部门支持下最容易解决的;第四是东方网的任何发展都是在做加法,盘子小、关系清、创新易,试错成本相对低。

第三条路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典型的“抄近路”,但潜在不可控性。首先是投资成本方面,大公司肯定是大资金,尤其是目前排名靠前的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大都是海外上市,估值畸高,财务成本或许会远超预算;其次是掌控性方面,市场化基因和政府基因能否完美匹配,没人敢打包票;第三是后续发展问题,政府收购后,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经营思路上的调整,后续发展中影响力、竞争力大幅下滑的风险也不得不考虑。

其实,三条路径也并非相互排斥的。需要选择的,只是突破方向而已。

因此,如果我是韩正,我会选择做大做强东方网为突破口。同时,稳步推进传统媒体的转型,择机进入一线互联网企业。

据说,东方网筹备上市的事情已经叫了好几年了。印象之中,应该比人民网都早。现在,人民网早已上市,市值坚挺。按其当时的资产质量和经营能力,未必比东方网好到哪儿去。这一点,俺们圈里人,都明镜似的。显然,政府资源和决策支持,是关键要素。因此,如果我是韩正,就试着玩玩整合上海各类行业资源,大力支持东方网以新媒体形态独立上市,以打开上海新媒体发展的局面。

当然,资本市场的路很多,可以上市,也可以是其他任何可行的方式。同时,韩正手里的牌,也多得是。如果我是韩正,可以选择支持东方网依靠上海深厚和传媒行业做大自己的影响力;支持东方网依靠上海发达的金融业发展互联网金融产业;支持东方网依靠上海信息化建设和智慧城市建设做大电子政务和落地民生;支持东方网依靠上海繁荣的文化产业做大互联网文化产业;还可以支持东方网依靠国企改革契机进行跨行业重组并购迅速做大做强资产规模。这些事情,依韩正之政治地位和行事风格,发个通知开个会,做点调研推动一下,那怕只做成一两件事情,上海的新媒体转型之路,就能在全国形成示范效应。现在怕就怕把上海十几年的新媒体积累扔在一边,全部精力集中在传统媒体转型发展身上,鼓动一些并无资质资源以及人才和技术储备的媒体以“重起炉灶”方式办网站、做app和社交媒体,劳力劳心劳财,这与河南农民自己动手造飞机有什么两样?

可惜,我不是韩正。处江湖之远而忧庙堂之事,有点吃饱撑着了。

java技术

国内php框架排行

JavaScript闭包函数

量化交易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