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麦文杰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招租启事

发布时间:2020-06-30 17:40:34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陈晨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友情提供[内容简介]

故事在三个合租的男生之间展开,身高163cm的广告公司职员封新、身高175cm的自由摄影师肖宇,以及身高185cm的空少麦文杰。三人在各自生活中邂逅着一段又一段看似不可思议的生活故事,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为着自己所坚持的信念和理想而奋斗。他们是生活中的每一个你和我,在生活中不断地迷失、寻找、失去,并获得难能可贵的珍宝。

(一)

肖宇背着相机,随便找了一个沙发坐了下来。坐在旁边的一个男生,左手捧着一本张爱玲,右手掏出iPhone,无所事事地在屏幕上滑着手指。右边的文艺女青年不甘示弱,从包里抽出iPad,若无其事地打开了网页。

肖宇从背包里摸出一颗核桃,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他掏出了那只笨重的诺基亚。“咣当”一声,他用力地砸了下去,用诺基亚把核桃砸得粉碎。然后,坦然自若地挑出里面的核桃肉,放进了嘴巴里。坐在旁边的男女文艺青年目瞪口呆。

“我赢了。”肖宇暗暗地想。偶尔耍点小贱,是肖宇擅长的技能之一。

手机铃响,是一条短信,一个陌生号码。“我已经到了。多米诺。”

是今天约的顾客,肖宇拿起桌上的咖啡,在左右文艺青年的侧目中小跑出咖啡馆。门口站着一个瘦高个的女生,长发。肖宇打着招呼小跑过去,她转过头,肖宇怔住了,之前看名字以为是个呆萌宅女,谁知道真人却是个长发轻熟女。

“你好,我叫多米诺。呃,现在我们去哪里拍?”她站在那里,有点拘谨。“柳浪闻莺吧。但愿现在不要有太多游客。”肖宇提了提相机。

和多米诺的拍照很顺利,主要是,人长得好看,就非常好拍,不用费劲找角度。不到半个小时,拍照就结束了。“要不,我们一起去喝杯咖啡吧?时间还早。”肖宇抬起手看了看手表。“不好意思,我还要工作。照片在这个星期可以给我吗?”多米诺冷冷地说。

“应该可以吧。”肖宇想了想。“嗯,那就好。我先走了。”她说完便转头离开,一点后续都没有。肖宇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沿着西湖走。

两年前,肖宇从青岛来到这里,和石头合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于是,肖宇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了拍片、赚钱、拍片、赚钱。

来工作室拍片的人,也是千奇百怪,百分之九十是女孩,百分之八十是长得不好看的女孩。各种奇葩,和各种“奇趴”这个指古怪的pose。肖宇之前遇过一个女孩,人倒长得挺文静,可是,一被镜头对准之后就失心疯了,摆出各种妖娆的姿势,都快要把自己的胸部掏出来了,芙蓉姐姐估计都对她甘拜下风。

这就是摄影师的生活,周旋于各种奇葩女之间。在PS的世界里,没有女生是不好看的。只要下足马力,一层又一层地液化,一次又一次地复制、修补,苹果都能变成梨。

肖宇痛恨平凡,但是,在他出生的时候,父母就给他取了一个平凡的名字……后来,肖宇就很讨厌一个叫“肖以默”的作者,他没看过他的书,仅仅是因为他的名字比自己独特。他的身高也同样平凡,175cm,不高不矮,刚好在中国男人身高的平均值上。

肖宇坐在湖边吹着风发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给多米诺发了一条短信“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写书的那个多米诺吗?”

(二)

北京时间,深夜11点,从德国法兰克福出发的长途客机在飞行了12个小时之后抵达杭州萧山机场。当所有乘客下机后,麦文杰回到机舱,不由得伸了一个懒腰,此时,他已经连续工作了至少16个小时没有休息。他把衬衫上的扣子解开一颗。然后从储物柜里拿出背包。

深夜的机场空空荡荡,只有行李传送带还在孤零零地运作。他拖着登机箱,掏出口袋里的耳机塞进耳朵里,可是,却一点都听不清楚里面在唱什么。无论飞多少次,当他每次着陆的时候,听力总是出现暂时性的失聪。

他皱了皱眉头,揉了揉胀痛的耳朵,与几个空姐打招呼告别,然后搭上等候在机场外的出租车。

似乎每个城市的机场高速都差不多,昏黄的路灯,还有路两旁的平原和树丛。每一段去机场,或者回家的路,他总是觉得有些孤独。

麦文杰,北京人。某重点航空大学毕业,毕业之后被某国际航空公司录取,英语出色,又有两年的海归经历,被分配到薪资最高的国际航线。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一切都像他185cm的身高那样完美。

他的身边,也一直不缺各式各样的女人和女孩。从16岁开始第一场恋爱到出国进修的那两年,他的恋爱史扩展到了国际版图,除了非洲大陆,他几乎和其他大洲的女人都谈过恋爱。然而,当他来到杭州,除了工作的同事,他几乎没有其他的生活圈子。

不过,这没有关系。现代文明总是解决着人们的各类需求,感情,自然也不用说。没有什么是科技办不到的事。有一款iPhone软件,麦文杰觉得它是人类通讯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他现在就在那款软件上,和一个叫“Alice”的女人闲扯,聊一些没营养的话。“出来见见?”他有些忐忑,没想到对方倒是很干脆,“OK”。

他们约在了南山路的一个小酒吧,灯光昏暗,人很少。这种氛围,刚刚好。麦文杰比约会时间提前了10分钟到,他点了两杯最贵的红酒。

不一会儿,酒吧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长发女人推门而入。麦文杰一眼就认出了她。双方坐下,话题依旧从彼此的工作开始,然后聊到学业。两杯红酒下肚,走出酒吧大门的时候,Alice已经有些踉踉跄跄了。麦文杰拦下一辆出租车,“送你回家?还是去我家坐坐?”他的眼神暧昧。Alice眯着眼睛,笑着说:“你说了算。”

出租车上,麦文杰低下头,轻轻地和她接吻,渐渐把手伸进了她的大衣里。怎么?有点不对劲?麦文杰的手僵住了,刚才顺着摸下去的,是一片平坦。

“有什么关系,我比女人更女人,难道不是吗?”Alice的眼神妖娆得让麦文杰觉得有点奇怪。“司机!停车!”麦文杰甩开Alice的手,打开车门,没命似的夺门而逃。

他回到自己的大公寓,掏出手机,删除了那款软件,把头靠在膝盖上,有点想哭。

这所房子有两间次卧一直空着,深夜里,一直是暗着的,总感觉那两个房间特别冷。似乎那两个被荒废着的房间,让整个屋子都显得有点荒凉。这个屋子里什么都不缺,但麦文杰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现在他知道了,是少了点人味儿。

第二天,他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招租启事。

明日股市预测

伟哥价格

希爱力双效片使用说明书